来自 地方娱乐 2019-10-03 23:3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金沙城娱乐官方平台 > 地方娱乐 > 正文

乐业-归人-慧心(之二)

Finally&Love

相逢与别离,不过是一个转身。

图片 1

First of all&Dream

万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这个男人。苏珊咬着嘴唇,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个男人,这个沉默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和母亲约好的地方?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天没见到过他了,他既没有「暖男」的温情,又没有「熟男」的魅力,这个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从来就不会讨女人喜欢。

珊是在梦中惊醒的,天色还没有亮,时间是凌晨三点钟,房间里虽然很暗但出奇的静谧,她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头大口喘息着。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她没有像现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流露出真实的情感,即便是做梦她也都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而此刻这种突然被拉回到现实的真实感让她有些无措。

也对,除了乐业这样的地方,他还会去哪里呢?毕竟乐业有标志性的喀斯特岩溶地貌,毕竟乐业是世界级地质公园,毕竟乐业有他毕生痴迷的山山水水。只是,难道……不可能。

像个小女孩一样,她想。

“父亲”,苏珊低头看着那个抚摸着石头的男人。

平复了片刻心绪,苏珊轻轻拉开了窗帘,窗外夜色朦胧,银色的月辉笼罩着错落的屋所,两三点橘色的路灯回应着天上闪烁的繁星,静谧而带着许暖意;墨色浓重的群山环抱着安然沉睡的小城,四月的乐业山城,无愧为生态之都,当真是灵秀无匹。

“好巧啊”,她觉得有点尴尬。

随手把玩着窗帘拉手上的绒球,苏珊的思绪在房间里展了开来,今天是她在这里小住的第一天,也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起夜,并非她睡的不好,相反是因为睡的太好太沉,唤醒了她的内心。睡梦中她回到了小时候,那个她还是穿可爱红裙的小女孩的小时候,那时她还记得幸福的滋味,甚至惊醒后还能感受到这种触动感。这块土地似乎在透过梦境潜移默化的瓦解她的防备,治愈她的灵魂,而她却在下意识的抵抗。

“是啊,我约了你母亲,一起回来看看”,苏珊想不到父亲会这么直白。

Secondly &Memory

“回来?”苏珊有些不明白了。

珊是追着母亲来的。

“刚好,来听听我们的故事”,苏珊背后突然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强硬中带着疲惫和其他一些不明的意味。

她继承了母亲的倔强和父亲的果敢,父母的优良基因从小就刻在了她的骨子里。别人称赞她的母亲是民俗舞蹈皇后乔慧芝,别人羡慕她的父亲是国内顶尖地质科考专家许志国。而她早已习惯了这种被羡慕的麻木,因为对她而言,父母是或许真的是“别人家的”。

“志国,你来说。”

今年她27岁,而她的父母已经分开了17年。

“呵,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父亲轻咳了一声。

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苏珊还是忘不掉母亲离开她时的绝决背影,在她的记忆里,母亲唯有对舞蹈极度执着,甚至执着到如人们所说的彻底为艺术而献身。所以,在艺术面前还有谁会关心苏珊——这个艺术的牺牲品呢?

“28年前,我是研究所里最年轻的研究员,当时乐业有大规模独具特色的喀斯特地貌的消息传到了我们所里,于是我自告奋勇来乐业做地质考察。”

而父亲…除了地质研究外他总是沉默的。

“而你的母亲那时刚从民族舞蹈学院毕业没多久,有一次来广西采风时因为和同伴发生了争执就独自跑来乐业散心,那个时候乐业的交通十分不便,县城里很多路即便是走起来也很困难,也是巧了,或许我和你母亲是真的很有缘,在一次地质考察的途中我碰巧救到了在走山路时扭到了脚的,你的母亲。之后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悉了。”

这些年她常看到母亲出现在媒体报道里,一样的清冷高傲,一样的不食人间烟火,一样的让她望而生畏。她一直努力回忆,爱与家庭是怎样的感觉,听说母亲要去广西采风,她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买了机票,她要来看看她的母亲,她要来乐业。

“什么叫碰巧,在县城里碰过面后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打听我,当时看你老实巴交的,谁知道一肚子尽是坏水”,母亲提到这段时,有点淡淡的气恼,有点淡淡的不自然,似乎还有一点淡淡的幸福,也许是夜色太浓,苏珊看不到母亲脸上的表情。

Thirdly&Name

“嘿。”父亲轻声笑着,这是第一次,苏珊在父亲古井无波的脸庞上看到了些许促狭和羞涩,而母亲扭过了头,像是陷入了短暂的回忆。

沿着母亲的脚步一路跟随而来,乐业自然而舒适的生活状态让她一见倾心,她听着小城里的人们谈论乐业的地心天坑群,谈论一年一度的国际户外挑战赛,谈论生机勃勃的生态生活,他们语气里的安宁和快乐让她爱上了这个像桃花源一样怡然自得、其乐融融的云中山城。

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

就像是曙光划过了阴霾,她想。

可是父亲接下来的话让气氛又显严肃起来,“我和你母亲都相信一见钟情,在朝夕相处的那段时光,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只是……有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就那样发生了。有一天你母亲哭着和我说她怀孕了,我们才想到爱情除了美好外还是要归于真实的生活。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意味着作风有问题,甚至会影响双方的工作和家人,所以回到上海后我和你母亲就匆匆结了婚。”

今天已经是到乐业的第三天,苏珊去过了神秘瑰丽的大石围天坑,也在爱情河谷布柳河上泛舟游玩过,她尝过了最甘甜新鲜的山味,也唱过了原生态的壮家歌。这种感觉离母亲不是太远并且由衷安心的生活,让苏珊重新认识了自己,只是她没想到,当晚她会接到那通电话。

“可是我们把事情想的都太简单”父亲顿了一下。

“慧心,是我,明晚有空出来走走吗?”

黑暗中,苏珊感觉到母亲抿起了嘴。

“好……好的”苏珊咽了下口水。

图片 2

“好的,母亲”。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母亲怎么会知道她来乐业。

“你的外公外婆都是官门世家,要不是因为你母亲怀了孕怎么会舍得让她嫁给我这样一个前途未知的小研究员,那时为了和我结婚,你母亲几乎和他们断绝关系,后来我好不容易将你母亲娶到了上海,我们又面临面临着生活习惯不同的问题,唉。”

「许慧心」,如果不是母亲提醒,苏珊几乎都快忘了自己的本名。

父亲叹了口气,接着说了下去。

许慧心,「许」给「慧」的一颗真心。

“最主要的是舞者的舞蹈事业的黄金期也正是年轻的那几年。因为怀孕,你母亲错过了很多表演机会。太多的问题堆在一起,让不知所错的我们经常争吵,特别是在生下你的那段时间,你不知道,你的爷爷奶奶一直很想要一个孙子,所以对你母亲总有些抱怨,而我那时候也犯了浑……”

她是父母的结晶,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但是现在,她只觉得讽刺。

“志国,别说了”母亲突然打断了父亲,一时间,苏珊觉得母亲的语气里有那么一点点不甘,也有一些积年的怨,“我们今天不是来说这个的”。

(未完待续,明日更精彩)

图片 3

“慧心,你还恨妈妈吗?”母亲突然扭头看向苏珊。

“母亲,我叫苏珊”。仿佛一直置身于局外的苏珊觉得呼吸有些急促,她渴望了很多年,埋怨了很多年,期待了很多年,突然这种盼和怨接近了眼前,她却不知道该是怎么样的情绪。

“苏珊……”父亲和母亲同时顿住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对不起……慧心,我的女儿。”时间好像定格在了此刻,阴影中坐在石凳上的母亲突然趴在石桌上哭的歇斯底里,夜风有些凉,可却掩不住她哭声中的颤抖,岁月已经在她姣好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迹,她也得到了她要的崇高艺术和名誉,她是民俗舞皇后乔慧之,她也是一无所有的可怜女人乔慧之,当初她连女儿都可以狠心抛弃,现在却想要天真的挽回自己的家庭,是她太天真,也是她太任性,十几年的时光匆匆过去,她太愧疚,她没有勇气去找她的女儿,而慧心……她叫自己苏珊,这整整十七年的愁怨让她如何还有脸再称是她的母亲!

图片 4

盼着盼着就厌了,恨着恨着就淡了。

“母亲”,苏珊沉默了很久,久到她把回忆走过了这孤独的十七年,“我有恨过,也还爱着你,我是你们的慧心。我,也是我自己的苏珊”。是这样的吧,苏珊,不,慧心问着自己,又有什么可以不被原谅的呢?又还有什么可以让她再去失去的呢?珍惜不易,而得到更是不易,彼时她已经失去过一次,如今已不再是能承受一次失去的年龄。

“志国,对不起,呜呜……我们,我们这一家还能不能……重新……开始。”愿时光铭记!眼前这个女人,这个仿佛要把半生眼泪哭出来的女人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舞蹈皇后,现在,她一个向家庭释放伤痛的母亲,和……前妻。

慧心颤抖的伸出手,轻轻抱住了母亲,不知道自己脸上热热的液体是什么,一定是天气太热,泉涌一般的汗水都彻底模糊了她的眼睛。她闻着属于母亲的味道,和空气中莹莹的草叶香味糅合在一起,忍了十几年的委屈和今日的喜悦彻彻底底的将她淹没。

“慧之”,父亲沙哑的嗓音有些哽咽,“如果,不是因为还有情,我们,也不会在这个开始的地方相聚……回家吧”。这个男人!也许这是他此生说过的最肉麻的话了吧!说完后,父亲终于展臂,把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环抱在怀。

月光见证着乐业小城边上的这一幕悲欢离合,夜风中似乎吹来这笼罩在氤氲仙气中的云中山城的耳语:感受它,接受它,信任它。用最真实的情感向这片活着的土地敞开自己,灵魂的光影在这里交替而充盈,生命之源,宛若天成;无畏于悲,就无所脆弱;生非永恒,治愈却会让爱永恒,就这样安居---乐业吧。

图片 5

题外话

“母亲,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乐业的?”

“慧心啊,因为我们也关注了「乐业天成」啊!「乐业天成」里记录着乐业最有情韵最走心最美好的大小故事,而你,是这个故事里属于我们珍藏在这片美好中最温婉明媚的礼物。”

本文由金沙城娱乐官方平台 发布于地方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乐业-归人-慧心(之二)

关键词: